史学理论

中国音乐思想史五讲

发布日期:2014-03-07

书 名 中国音乐思想史五讲
书 号 978-7-80692-869-1
主 编 罗艺峰著 开 本 16开
出版社 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  
上架时间 2014-1-14 16:00:04

 


内容简介

  本书是作者应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邀请,为上音“钱仁康音乐学术讲坛”所作系列讲座的文稿。这是一项全新视域的音乐学新研究,深入思考了中国音乐思想史的学科理论及其材料、方法,讨论了中国音乐思想史的学科体系、中国古代音乐思想的范式特征,以及前史研究、文献、儒释道音乐思想特点等问题。

 
作者简介

  罗艺峰,西安音乐学院教授,无党派人士,陕西省政协第九、第十届委员。曾在1993—2010年间任西安音乐学院副院长、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目前担任该院西北民族音乐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学报《交响》主编。2010年起受聘为中国音乐学院博士生导师。

  自1988年以来,长期从事音乐美学、音乐人类学和中国音乐思想史的教学与研究,发表论文近百篇,出版著作和主编文集多部,获得国家级、省级和校际间科研项目及各类学术研究奖多项。1992年评为陕西省有突出贡献专家;1993年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2004年获得陕西省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2011年获得陕西省第七届教学名师称号。

  学术兼职主要有:中国音乐美学学会副会长、中国世界民族音乐学会副会长、中国传统音乐学会常务理事、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学术顾问及特约研究员、上海音乐学院“钱仁康学术讲坛”特约讲座教授、马来西亚艺术学院特聘研究员、新加坡华乐团海外艺术咨询委员会委员,并担任多所大学的兼职教授。

 

目 录

总 序/1

序 一 赵季平/3

序 二 洛秦/5

导 言 思想———文化中的文化/1

大开大合的历史脉动。讲什么和怎样讲:本讲座的范围和目的/历史观:综

合的史观,同情的理解,具体的解悟,分期与开端/材料观:生与熟,新与旧,官与

民/方法观:跨学科,长时段,个案化/“概念的去脉络化”与方法论的紧张性/音

乐思想史材料在古代典籍中的分布/本讲座的不足和遗憾

第一讲 中国音乐思想史研究什么?/52

在光怪陆离的人世表象背后,潜藏着内在的思想区域/思想史是什么?/音

乐思想史是什么?/中国音乐思想史研究的现状和问题/音乐史与音乐思想研究

/美学史与音乐思想研究/一般思想史研究与音乐思想史研究/音乐思想史学科

何以晚出?/造成“半部”中国思想史的原因/一般思想史对音乐思想史的价值/

作为操作原则和精神技术的天人哲学/中国音乐思想家的知识结构/中国音乐

思想史学科建设问题

第二讲 从《韶舞九成乐补》的数理运演看古代音乐思想的范式特征/106

“范式”是一种公认的理论模型/中国音乐思想范式从何而来?/《韶舞九成

乐补》的作者与个案分析/“数的逻辑”———工艺基础与“天的哲学”———学理预设

/强大的思想传统与复杂性技术/古代音乐思想的运演逻辑与思想方法/“普遍

联系,整体思维”与“普遍联系的世界观”

第三讲 中国音乐思想前史研究/118

“相声术”与中国人的音声迷信/何谓中国音乐思想的“前史”?/研究这些前

史现象的意义/历代与音乐占候术有关的文献/音乐占候术———“风角鸟情占”:

占名、占史、占法、占例/音乐占候术与音乐思想史:乐占与军事、师旷的真相/音

乐谶纬术与音乐思想史/谶纬的一般评价/谶纬与乐事、乐律、乐曲、乐器、乐舞/

研究音乐谶纬的意义

第四讲 由《乐纬》的研究引申到《乐经》与《乐记》的问题/164

经学史上的《乐纬》文献与研究/浓厚的星占意识/音乐天文学与音乐政治

学/“商为五湟”的人文解释/星位—时位—方位—音位的统一/“天人同度”的哲

学思想/浓厚的卦气说色彩/《乐纬》的五元系统/音乐卦气说与“气从其类”/音

乐卦气的理论与实践问题/卦气说包括了和谐的理想/纬书的循环论哲学方法/

卦气理论的批判/《乐经》有无诸说/熊十力《乐记》即《乐经》说/以纬证经的思路

与“纬”、“记”、“经”的关系

第五讲 儒、道、释三家音乐思想的基本性格———以《路史》、《文子》、净土宗为中心/200

儒道释共同形成中国音乐思想的主体/什么是思想性格?/《路史》与儒家音

乐思想/“圣王作乐”与国家宗教/“乐与政通”的千年律令/音乐伦理的三个基本

模式/儒家音乐思想的情本论/强烈的世俗理性/浓厚的宗法意识/重情的人性

论色彩/《文子》与道家音乐思想/以道论乐,道论通乐论/以乐养生,道体即身体

/静漠恬淡,神听而悟道/“反”或“复”的道的思维/简深玄远的哲学意味/对清

静寂寞的美学追求/净土宗与佛教音乐思想/净土佛国是音乐的乐园/佛教音乐

思想的三个归处:法空自然、美音演法、修心证果/思识独特的哲学理性/浓厚强

烈的宗教气息/象征丰富的美学意味

Ⅱ 中国音乐思想史五讲

附 录:

一、从美学史到思想史:寻找学术“铸式”的转型与转向/312

二、思想史视野中的20世纪上半叶中国音乐美学/318

三、音心不二论/335

四从柷敔的器用及思想内涵看雅乐在东亚的文化可公度性/341

五、西汉扬雄《太玄》律学思想的初步认识/350

跋/357

 

序一

音乐要有思想 传统须能承接

赵季平

   长期以来,我们都说音乐是审美的、传达感情的、为大众服务的,有着许多社会和艺术的功能,这当然不错。但我们很少听见人说音乐是传达思想的,甚至音乐就是思想,按艺峰教授的说法,“音乐是有声的思想”,隐隐还记得贝多芬说过“音乐是比哲学更高的启示”的话,这似乎也与理性、思辨有了关联。究竟音乐怎样有了思想?为什么会表达思想?甚至音乐就是思想?的确是可以做一篇大文章的。

  我是很认可音乐要有思想的观点的,这不仅是说,音乐可以表达思想,如爱国主义思想、民族主义思想、许多积极向上的精神和美好的伦理思想等,也是说,音乐家应该在思想活动中展开自己的创作。极其感性的音乐当然更诉诸直观,音乐直接切近人的灵魂世界,进入我们的内心生活,对音乐的理解也更多的是从聆听开始的,但这不是说,音乐没有思想,只有感性内容。我们不能想象,一个作曲家会在完全没有思想活动的情况下写出音乐作品,历史、现实、生活、情感以至个人精神生活隐密深处的某些东西,都常常会带来思想活动,音乐创造的奥秘是,这之后作曲家会将这种思想活动音响化,将“思想”化为音乐的“语言”,运用音乐的逻辑和风格技巧叙说出来,成为音乐作品。显然,音乐不仅表达思想,它就是思想,在国际音乐教育界甚至有观点认为,所谓音乐教育,就是培养学生用声音思维,可以说,音乐是人类最为特殊的思想形态———有声的思想。伟大的思想、强烈的激情、均衡的形式、适当的技巧,是成就伟大作品的主要条件,即使是清新可人的小品,似乎没有什么深刻复杂的内涵,乃至于只是个人的感谓,但也不能说没有思想。从贝多芬的交响乐到姜白石的自度曲,从莫扎特的《安魂曲》到冼星海的《黄河大合唱》,从西方到中国,无论是伟大作品或一般作品,“思想”作为必要条件,都是不可或缺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思想活动就没有音乐。

  我以为,这是一个重要的理论问题,音乐固然有强烈的感性特质,却也有理性活动,对这些问题的讨论也并非西方音乐学术的专利,在我们的传统中有许多对于音乐、音乐功能、音乐创作和表演的思考,有许多了不起的音乐思想,需要我们去了解,把这些音乐思想揭示出来、加以研究和评价,引发人们的学习思考,这大概就是艺峰同志这些年来的学术思考所做的工作。

  展读眼前这部书,第一个感受就是“博杂”,内容丰富,引证浩繁,观点也是多样的,但这不仅是在说作者的博杂,而是反映了我们传统的深厚,总要有东西可说,才能够丰富和浩繁。三千年来,多少人发表过关于音乐的思考?中国历史上每一个朝代都有关于音乐的史书篇章,更不要说无数民间艺术家在自己的音乐中所寄托的理想和感悟,这里有声音的思维,有创作和表演技巧,自然也有思想观念,有许多值得今天的人们学习和承接的东西。如作者所说,在复杂丰富的音乐现象的后面,思想创新的潮流从未止息,我们民族的音乐历史就是这样被思想推动着、前进着。

  其二是感受到“深刻”,而这也不仅仅是作者的深刻,无论是儒、是道,甚至是佛家,都有极其重要的思想观点在叙说着音乐,都有精彩的、引人入胜的阐发,读来不免叹息,我们的先人有着怎样的音乐智慧啊!就是对于音乐生活来说最平凡的聆听,也有“听道”,听而有道,当然有思想,有哲学,中国的听道,是有别于其他文化的,毫无疑问,这里有着中国文化的深刻。其三,我们在这里可以发现“敏锐”,古人为什么要对音乐发表这么多的议论?可以认为,古人对音乐有着十分敏锐的观察和思考,音乐可以入心动情,音乐能够安神健体,音乐可能影响社会人生,音乐之道通于天道人伦,等等,古人已经敏感到这门艺术的不可思议的性质,今天音乐学术所研究的许多问题,都能够在这里找到它们的远端源头。本书作者揭示出中国音乐思想中许多重要的命题,许多有价值的观念,许多极有趣味的观点,这是值得我们骄傲的,在强调国家“软实力”建设的今天,我们民族的优秀音乐传统无疑应该列入其中,而这个伟大传统中的音乐思想则更需要研究和承接。

  当然,本书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史”,许多重要的音乐思想者还没有涉及,书中的个案也许只是作者论述取例的需要,也没有涵盖全部中国音乐思想史的内容,还有许多领域需要深入研究和思考,如古代音乐科学思想、音乐表演思想、音乐创作思想、音乐教育思想等,都还很少涉及和展开。同时,也不能说这里没有需要讨论和商榷的地方,正因为在思想领域有可能产生碰撞火花,才能看到希望,一些过于艰深的部分,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今天的文化语境?我们或者可以把这“五讲”看成是“引子”或“前奏”,但这已经预示了中国音乐思想史“交响乐”的巨大规模和深刻内涵,我们期待有更多的同行参与进来,更期待它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新学科”,对今天的音乐事业产生积极的效应!

  音乐要有思想,传统须能承接。

  祝贺本书的出版,感谢上海音乐学院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