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学理论

伴随我国高等音乐教育的迅速发展,研究生教育已经成为许多高等音乐院校与师范类音乐院系内音乐人才培养的工作重点。


我对中国近现代音乐史的研究始于10年前攻读20世纪中国音乐史研究方向博士学位时。收入本文集的22篇论文,有21篇为近10年间发表的成果。10年后编选自己的音乐史学文集出版,可算是对自己从事中国近现代音乐史学习与研究的一个小结。

比较史学,顾名思义就是从事历史比较研究的史学。所谓历史比较研究,就是通过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历史现象的比较来加深、扩大和验证对历史的认识的一种方法。

  至2008年9月下旬,全国高校学生中国音乐史论文评选活动已经举办了五届,历时二十余载。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该项评选活动就举办了三届,且参评的学生论文数量日增,它所透射出的学科进步及所隐存的问题都值得关注。藉第五届评奖活动结束之际,本刊约请几位参与论文终评的评委,以学生论文为切入,谈论一下该学科发展的深层次问题。

  冯文慈先生是中国音乐学界的史学大家,其学识博大精深,著述宏富。其学术视域触及中国古代音乐史、中国近现代音乐史、中外音乐交流史、中国传统音乐理论及其相关领域。近现代史方面,他将人物的研究纳入其史学研究的领域,“将音乐学的目光投向了人”,彰显其人文学术思想,先后有王光祈、杨荫浏、黄翔鹏、张肖虎等音乐家进入其学术视域,产生出如《王光祈音乐论著选集》、《王光祈的史学方法和学风》、评杨荫浏《中国古代音乐史稿》的五篇文章、《评黄翔鹏“‘九歌’是九音列”说》、《和黄翔鹏学术交往的一段回忆》、《祝贺张肖虎教授从事音乐工作55周年怀旧》等文论;专著《中华文明史》(任音乐学科主编及主要执笔)、《中外音乐交流史》更是融通古今之乐史,概览中国音乐的发展。此外尚有论文四十余篇。纵观冯先生诸文,语言平实,但均能切中问题症结所在;文章结构简单,但总能铺呈事实、论说道理;观点明确,少有迂绕而直抒其意。读来让人赏心悦目、茅塞顿开。

       2007年12月10-12日,有幸作为音乐批评界的代表应邀参加由北京市文联及《文艺研究》编辑部联合举办的“批评与文艺:2007•北京文艺论坛”,听到若干语惊四座的高谈阔论,收获不小,感触良多。归来后整理思绪,乃成《当代文艺批评的阿Q性格——“批评与文艺:2007•北京文艺论坛”之归思》及《当代乐坛的消费主义与浪费主义——“批评与文艺:2007•北京文艺论坛”归思之二》两文,就“时代谋杀批评”说、“当代文艺与消费主义”说发表了我的零星感想和评论。

中国音乐史学如仅作为一种历史观念,可以说应是和历史学本身一样古老。自从人类发明了文字,便有了史的记载与治史的工具。而在殷墟卜辞中即有过“丁卯卜,贞:宾大濩,亡尤?” ①之类的有关音乐记述。到汉代“独尊儒术”的局面,讲求“声音之道与政通矣” ②的儒家音乐观,更促成“礼义之邦”的我国,在治史的过程中不遗余力地将“乐”作为与“政”等观的史的一部分记录在正史之中。同时,在历代野史、笔记小说中,有着汗牛充栋的音乐史料。

  根据2005年中国音乐刊物中关于中国古代音乐史的论文资料加以归纳整理,对不同历史时期的研究重点分别进行了阐述。

  关键词:古代乐舞;音乐考古;乐坊;唐代燕乐;乐调

  共 3 页 17 条记录 [1[2] [3]